院線片 好萊塢電影

【影評】《迷離夜蘇活》:藏在懸疑故事下的女性復仇記

在看金馬影展的縫隙趕去看了兩大精靈主演的《迷離夜蘇活》Last Night in SOHO。老實說,Edgar Wright(艾德格·萊特)找來Thomasin McKenzie(湯瑪遜·麥肯錫)與Anya Taylor-Joy(安雅·泰勒-喬伊)來主演,在我心中已經保底有80分(就是這麼私心)。看完全片也相當喜歡,《迷離夜蘇活》就像《美好拾光公司》La Belle Epoque 遇上《花漾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用懸疑驚悚的氛圍包裝一個女性復仇、浪漫無比的故事。

《迷離夜蘇活》電影海報

Edgar Wright 艾德格·萊特的暗黑浪漫之作

Edgar Wright以《活人甡吃》Shaun of the Dead、《終棘警探》Hot Fuzz 和《醉後末日》The Worlds End 合稱「血腥冰淇淋三部曲」Blood and Ice Cream trilogy 而廣為人知,2017年備受歡迎的《玩命再劫》Baby Driver 也是他的傑作。從以上作品可以看出他是擅於讓音樂與動作效果在電影發揮最大價值的導演,而這次在《迷離夜蘇活》中,仍能看到他強烈的個人風格,但相較過去作品來說較為保守,這也是部分觀眾不喜歡這部作品的原因。然而,導演的這項嘗試是我喜歡的,《迷離夜蘇活》看似不玩惡搞或減少血腥暴力元素,實際上卻在議題上狠狠踩了男尊女卑、男性優越主義一脚,最後更來了個急轉彎,非常高明。

《迷離夜蘇活》 劇照

《迷離夜蘇活》拆穿年輕一代的社交焦慮

Thomasin McKenzie飾演的Eloise,是一位在偏鄉長大的女孩,某天收到倫敦時尚學院的入取信,懷著成為時尚設計師的夢想抵達大城市,沒想到卻是夢魘的開始。雖然學校宿舍並不是主要故事發生的場所,但我頗喜歡Eloise與其他學生的對話,一來一往都是戲。舉例來說,室友Jocasta一聽到她從偏鄉來,就馬上說:「好可憐」留下Eloise一臉的莫名其妙、被問及父母,她坦承母親因為精神狀況自殺,室友馬上投以嚴厲眼光,接著說:「我叔叔也是自殺離世」,而其他學生只會說:「Youre so brave.SO BRAVE.」這一連串對話除了營造主角格格不入、被排擠的現象,也同時拆穿了時下年輕人社交時的焦慮、荒唐觀念。

《迷離夜蘇活》 劇照

《迷離夜蘇活》 迷人的復古元素

再來《迷離夜蘇活》令我着迷的元素,就是60年代的復古元素。Eloise的台詞中有句:「我想要活在60年代的倫敦,那時候就像一切都有無限可能。」就在她搬離宿舍,試圖開始新生活時,她在夢中遇見了Anya Taylor-Joy飾演的Sandie。這位生長在60年代的女孩,美麗而自信,就像Eloise想成為的模範。Eloise每天晚上都在夢中以Sandie的身份活著,這段經歷成為她抵達倫敦後最快樂的時刻。說來諷刺,因為她每天早上醒來,只想時間趕快過去,拒絕任何現實的連接,只為了「做夢」。Edgar Wright大玩夢境與現實的錯亂空間,但如此夢幻又甜蜜的氛圍實在不是他的風格,果不其然,沒多久可怕的噩夢來臨了。

《迷離夜蘇活》 劇照

《迷離夜蘇活》刻畫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前面提及Sandie是Eloise的嚮往,為了讓自己變得和Sandie一樣充滿魅力,她開始改變外表、說話方式,失去了原本的自己。這邊的故事與《美好拾光公司》有異曲同工之妙,在Eloise沉溺於夢境(過去)時,她看不見當下或許能讓自己逃過一劫的救命繩索,自願捲入這個迷宮。不論是在夢境抑或是現實,《迷離夜蘇活》都讓角色嘗盡苦頭,殘酷的展示夢想是一階一階由痛苦堆叠而起、看不見盡頭的地獄。(所以最後Sandie刺向Eloise的階梯,可看作是她一步步踩著痛苦往上爬的含義)Sandie渴望成為閃閃發光的明星,沒想到卻淪為伴舞、陪酒小姐,甚至變成男性洩慾的工具。夢想屈服於現實,是Eloise最恐懼的結果。

《迷離夜蘇活》 劇照
《迷離夜蘇活》 劇照

《迷離夜蘇活》 結局解析

電影在後段變成了懸疑驚悚片。Eloise認為Sandie因不服從指令而被活活刺死,於是開始翻閲資料尋找失蹤人口,但無論怎麼翻,失蹤人口的報導都是男性。這時多位臉孔模糊的男性幽靈開始遍佈四周,就像《花漾女子》Cassie筆記本裡記載的無數名字,這些幽靈出現在Eloise目光所及的每一處。在她認為男性=加害者的念頭下,她發了瘋的逃跑,最後才發現房東太太就是Sandie。此時我們回推她和Eloise初次見面的場景,她不允許男性訪客在晚上8點後來訪、要求先繳2個月房租,並提及有人半夜離開,這些片段都是重要線索。最關鍵的一點是,當Eloise試圖報警時,身邊的男性幽靈說了句:「Help us. Kill her」。

Sandie並沒有死在男人的刀下,反而用那把刀將和她發生關係的每個男人殺掉,並模糊了他們的臉孔。這邊有趣的地方在於視角的轉換,Eloise發現自己至今都只看自己想看的,隱喻如今社會上看待男女關係的盲點。當她聽見那句求助、知道真相後,仍堅定的拒絕殺掉Sandie,同身為女人,她知曉Sandie經歷的所有痛苦與她會走到這一步的原因(想想她一到倫敦就被計程車司機性騷擾,不論過去或現在,問題仍不曾消失)。儘管Sandie殺死了這些男性,但她體内的Sandie早就死在他們的凝視下。這場悲劇沒有輸贏,也沒有真正的受害與加害者,卻為病態失衡的男女關係、男性掌權的社會留下強力的一擊。

《迷離夜蘇活》 劇照

《迷離夜蘇活》最後一幕解讀

接著來談談電影的最後一幕。Eloise與Sandie初次交換身份時靠的是觸碰鏡子,而電影的最後也再次留下這個玄機,對於這個畫面有許多不同的解讀,我自己的版本是:Eloise將Sandie(或是她自己)的痛苦經歷,化為靈感成為新星,此時的她,就像初次遇見的Sandie一樣充滿自信,所以她才會再次在鏡中看見Sandie的身影。現實一點來說,Eloise的夢想考驗或許才正要開始。

《迷離夜蘇活》 劇照

ps.身為英國人的Edgar Wright,直接在電影中把倫敦批評得一無是處,讓人哭笑不得。想送他一句電影裡的台詞:Youre so brave. SO BRAVE.


追蹤 安琪拉看電影 Instagram臉書粉專

輸入Email訂閲安琪拉看電影,讓你即時收到最新電影資訊👇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