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 歐美文藝電影

【影評】《史賓賽》:屬於黛安娜的淒美寓言

《史賓賽》電影開頭寫道:A fable from a true tragedy(改編自真實悲劇的寓言),就為這部人物傳記電影定下了非凡的基調。黛安娜王妃是近代英國皇室成員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她集美麗、孤獨、善良於一身,同時也與傳統保守的皇室格格不入。《史賓賽》由 Pablo Larraín 執導,時間線定於1991年的聖誕節假期,壓力、恐懼、絕望的情緒來到最高點,說是這三天濃縮了黛安娜的皇室生活也不為過。而 Kristen Stewart 的表演非常迷人,她揣摩黛安娜的一眸一笑惟妙惟肖,徹底消除大眾的質疑,展現了作為一名專業演員的實力。《史賓賽》絕對是她職涯上的全新代表作,不僅是奧斯卡提名,相信在各大影展中亦能有所斬獲。​

《史賓賽》

《史賓賽》的攝影由《燃燒女子的畫像》Claire Mathon 擔任,全片的畫面與氛圍非常唯美,以親密視角捕捉了黛安娜的每個瞬間,在虛擬交錯的影像中,隨著角色一起陷入混亂的精神世界。除了攝影,本片的配樂亦值得讚賞,由 Radiohead 吉他手 Jonny Greenwood 打造,曾憑藉《霓裳魅影》提名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的他,在《史賓賽》再次交出亮眼成績單。不僅鏡頭隨著黛安娜的情緒一起呼吸,配樂也起到強大的輔佐力,相輔相成造就這部高水準的作品。另一點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史賓賽》在現實的故事裡加入幻想的安妮博林(Anne Boleyn)一角,以這位同樣自由澎湃的王后作為對稱(安妮博林為亨利八世第二任王后,後來以莫須有的通姦罪被國王下令斬首),給予黛安娜缺乏的勇氣與力量。​

​鎂光燈下的黛安娜是女孩們模仿的對象,同時也是媒體熱愛挖掘的新聞焦點。這位年僅20歲就嫁入皇室的女孩,在美麗而典雅的外表下隱藏著敏感、渴望被愛的脆弱特質,同時也擁有反叛的自由靈魂。電影中深刻描繪了黛安娜是如何不苟同皇室傳統規定,欲掙脫那些強加身上的枷鎖,眼光卻在伊麗莎白二世女王(Stella Gonet 飾)與丈夫查爾斯王子(Jack Farthing 飾)之間來回游移,這一段 Kristen Stewart 演得非常好,完美傳達了角色快溺水的心境,伸出手想抓住浮木(丈夫)卻發現那僅是一塊腐木,孤立無援又不甘的心情。​

《史賓賽》

電影一開始看到黛安娜開著車迷了路,後來才發現原來那是她從小居住的帕克莊園附近,於是說了句:「我怎麼會在住了那麼久的地方迷路?」這邊可以解讀為兩層含義,一是她從小長大的家已變得物是人非,被封起的莊園如她的心境般斑駁不堪。另一層含義是她遺失了原本的自己。為了駕馭黛安娜王妃的生活,她漸漸與「史賓賽」走散,所以電影的中後段可看到她不斷試圖在深夜潛入原本的這個家,為的是找回過去那個開朗而快樂的自己。然而腐朽的階梯、塵埃覆蓋了每個角落,荒涼的建築物加深了黛安娜的寂寞。過去嬉鬧玩樂過的家園,成為被鼠輩入侵的廢墟,一切都令人不勝唏噓。​

儘管片中黛安娜與查爾斯王子互動的場面不多,但每場都相當緊綳而有力。有段兩人在撞球桌兩頭對峙,查爾斯勸導她:「人都有兩面,一個是真正的自己,一個是狗仔想拍下的你。」記者對黛安娜窮追不捨,尤其在查爾斯外遇傳聞爆發後更趨嚴重,媒體急於捕捉她的脆弱,她堅忍對抗卻已在崩潰邊緣。​

《史賓賽》

「你覺得最完美的聖誕節是什麼?」​
「我可以做我自己想要的,不出席、不遵守規定」​
「會有這樣的一天嗎?」​
「那一天會是奇蹟。」​

雖然婚姻生活並不愉快,但電影在刻畫黛安娜與威廉、哈利兩位兒子的相處上非常動人,如歷史記載的那樣,她是位熱情、為小孩不顧一切的母親。她不願意因為傳統習俗就逼迫兒子做他們不願意做的事,打獵就是其一。皇室會固定打獵雉雞,而黛安娜卻仿佛從雉雞的命運中看見自己的影子:美麗,卻不聰明,任人宰割。在正片開始後不久,一隻死去的雉雞倒臥在路上,來往載著高級食材的車子無情的經過,應證了雉雞凄涼的命運。然而《史賓賽》不打算讓電影走向現實悲劇,於是讓黛安娜阻止了這一切。我們看到她帶著兒子滿懷笑容、脚步輕快的離開那個令人窒息的場合,在敞篷車上唱著Mike & The Mechanics的歌曲《All I need is a Miracle》,對應了先前關於「奇蹟」的對話内容,以溫暖又看似happily ever after的方式結束。​

《史賓賽》

​《史賓賽》以現實悲劇為基底,加入了希望黛安娜長出翅膀飛翔的寓意,是部溫暖而心碎的作品。結尾看到黛安娜帶著兒子在倫敦塔橋旁吃肯德基,她面露微笑、眼神卻閃過一絲落寞,多讓人難過。很喜歡本片不渲染、不煽情的拍攝手法,凄美如詩的帶觀眾走過一段屬於Diana Frances Spencer的寓言故事。


全文同步發表於 安琪拉看電影 Instagram臉書粉專

輸入Email訂閲安琪拉看電影,讓你即時收到最新電影資訊👇

發表留言